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抚顺频道  >  抚顺记忆
解良:新宾下过蜂蜜雨
http://fushun.nen.com.cn  2017-05-03 17:07   东北新闻网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吉祥物——哈尔萨格格

  新宾,在七百里的地方下了蜂蜜雨。

  读到这句话,相信所有新宾人都会为之一怔。夜不能寐,灯下翻书,我偶然从《满文老档》天命二年(1617)4月24日记载中读到这句话,顿住了。

  蜂蜜雨,怎样的一种雨?

  这个既陌生又鲜活的词像发动机,发动了我的好奇,想象里也有了一种味道,仿佛从天空中倾泻而下的雨滴变成浓稠而透明的闪动着光泽的橘黄色液体,落至嘴边,抿到嘴里,甜甜的稠稠的。有这种可能吗?大量的野蜂蜜被蒸发,凝结成天上的云,空气实在托不住这人间的“凝华”,哗啦一声,云破了,蜂蜜雨潇潇洒洒地落向地面,是温柔的绵绵细雨,还是滂沱的对流雨?下面有人用盆接吗?

  小时候,常常迷恋老人们讲的精神变物质的故事,一个好心的穷人感动了化装成叫花子的老天爷,老天爷改下雪为下白面,下了一夜,让穷人们过年都吃上了饺子。

  蜂蜜雨,是神奇故事里的上苍恩赐,还是百年不遇的大自然奇迹?急忙捋着书面往前翻阅,终于找到了蜂蜜雨的来源——

  一场稠雨过后,雨,一滴滴地下。一队鲜衣骏马者行猎于林间,有人看见玻璃叶(柞树叶)上滚动着琉璃般的光彩,揩一滴抿在嘴里舐舐,甜甜的,稠稠的,是蜂蜜。

  舐食蜂蜜的人名叫努尔哈赤。

  这一幕人与自然完美交融的鲜活画面出现在新宾西部的十八岭地区,《满文老档》在天命元年(1616)五月档内真实而生动地记录了努尔哈赤在行猎途中舐食蜂蜜的这个小故事:

  “五月,下了蜂蜜般的雨。(努尔哈赤)出赫彻穆(黑扯木)路,去十八岭行猎,进入北喀路时,雨一滴滴地下。那以后,可以看到柞树叶上有琉璃般的光彩。舐舐是甜的,正是蜂蜜。汗一面舐一面说:‘这太好了,诸贝勒大臣也舐舐。’贝勒大臣们都舐了。”

  《满文老档》是后金政权的编年史书,又是满族文学的开端,编写者是满文的创制人之一、大学士额尔德尼。额尔德尼,满语意为“珍宝”,这位满族文化的先驱用自己创制的无圈点老满文书写出洋洋大观的《满文老档》,成为迄今为止部头最大、记事最完整的清前史书和文学巨著,是满族历史、文学宝库中一块光辉灿烂的瑰宝。出自他笔下的“蜂蜜般的雨”,白描出“天地人合一”的经典画面,让后人知道那时新宾的生态环境多么可人,山林里野蜂蜜随处可得,行路即可舐食从树叶上天然流淌下来的野蜂蜜。

  说到野蜂蜜,我辈人自然会想起苞米饽饽沾蜂蜜,这只不过是蜂蜜数不胜数的吃法中的一种。努尔哈赤祖上于公元1440年由北部边陲斡朵里迁徒至新宾烟囱山下,如森林蓄水,涓涓成溪,最终由努尔哈赤及其子孙发育成一条历经267年的长河,野蜂蜜也从赫图阿拉城一直流淌至沈阳、北京两座皇宫,自始自终甜蜜着满族人的生活。

  早年,东北的满洲人尚“不知养蜜蜂”,没有家养蜜蜂,食蜜就去山野,到野蜜蜂的家园去采集。新宾有一本《满语地名考》,被蜂蜜浸甜的地名有蜂蜜沟、蜂蜜岭、蜂蜜砬子等好几处。砬子是东北方言,即岩石、悬崖。野蜜蜂在石砬子上筑起一个又一个蜂巢,到了秋头子,蜂巢装不下蜜蜂酿满的蜜,蜂蜜从蜂窝里溢出来,顺着大砬子往下流,淌在岩石上被太阳晒干留下印迹,那是一条子一条子黑黝黝的大印子,趴在石头上舔一舔,石头都是甜的。新宾有这种流淌蜂蜜的石砬子多处,不知别人怎样,我是要淌哈拉子了。

  蜂蜜为满族人喜食,采蜜是满族人重要的生产活动。上山采蜂窝要攀登大石砬子,这是一项危险的活儿,从寻找蜜源到采集蜂蜜,并不像食蜜那么容易。大自然对努尔哈赤特别青睐,在距他称汗的赫图阿拉城南不远,有一座山,山里蜂源丰富,盛产蜜中极品红蜂蜜(各种山花的杂蜜)和白蜂蜜(椴树蜜),还有一种可爱的小动物生活在这里,这种小动物让努尔哈赤及赫图阿拉城里人吃蜜“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座山叫哈尔萨山,主峰海拔727米。北麓缓坡下即努尔哈赤居住了16年的建州老营佛阿拉城,8公里外是清永陵。这里峰峦叠翠,花草满山,却不以风景出名,出名的是哈尔萨——满语意为“蜜鼠”,当地人俗称“蜜狗子”。一群以偷吃野蜂蜜为生的可爱的蜜狗子生活在这里,这座山便以它为名,起源于山里的河也称哈尔萨河。

  2013年6月,新宾人宫希良在平顶山镇下青村清沟子拍到了蜜狗子的照片。蜜狗子学名叫青鼬,大小一如小狐狸,黑脸儿,黑尾巴,前胸部具有明显的黄橙色喉斑,它栖息于山林、巢穴多建筑于树洞或岸洞,善于攀缘树木陡岩,行动敏捷,这种小动物最擅偷食野蜂蜜,而且知道蜜源在哪里。于是,它便成为赫图阿拉采蜜人采集野蜂蜜的向导,采蜜人只要发现蜜狗子的踪迹,很快就能在附近寻找到蜂巢,收获大量的野蜂蜜。

青鼬(资料图片,来源于网络)

  哈尔萨山水草肥美,野花遍地,阳光充沛,蜜蜂在陡峭的石砬子上筑起密集的蜂巢,蜜狗子则以偷食蜂巢和蜂蜜为生,与蜜蜂形成了自然生物依存关系,采蜜人则以蜜狗子为天然向导收获蜂蜜,同时尽心竭力地保护着蜜狗子。哈尔萨山是浅山区,这里不适合威胁蜜狗子生存的虎豹等凶猛野兽居住,只有驿马(满语山羊)、狍子、鹿与蜜狗子为邻,偶尔闯来几头偷食蜂蜜的熊瞎子,也会落入采蜜人设下的“蜜陷井”。

  熊瞎子喜欢吃蜂蜜,而且善于爬树,人就在树上放一箱蜂蜜,树中央用绳索吊一大截木头,在树下埋一些尖的橛。蜂蜜的香味招来贪吃的熊瞎子,它爬到树中间便被木头挡住去路。熊瞎子将木头推开,木头落下时会打在它头上,它又用更大的力将木头推开,木头更重地打在它头上。熊瞎子被激怒,不断与木头进行重复战斗,最终力竭从树上掉下来,落在尖锐的橛上而被捕获。

  蜜蜂,蜜狗子,人,在哈尔萨山里幸福和谐地繁衍生息,一代接一代,一条相互依存的生物链健康地循环了几百年。后来,满族人学会养蜂,八旗里便有了专业从事养蜂的“蜜户”、“蜜丁”及专门管理蜂蜜的“蜜仓人”,从此开始了甜蜜的事业。

  回眸历史,新宾的“蜂蜜雨”是一个吉兆。努尔哈赤登基称汗后。额尔德尼于天命二年(1617)4月24日在《满文老档》一句新宾在“七百里的地方下了蜂蜜雨”,将“蜂蜜雨”升级为天命汗“奉天承运”的吉兆,意寓天降祥瑞,使国兴盛。

       额尔德尼记录这种“吉兆”并非杜撰编造,而是满洲崛起时天灵观的真实展示。“蜂蜜雨”不仅甜蜜,且祥瑞骈臻。于是,赫图阿拉城便有了吉祥物——引人去追求甜蜜幸福的哈尔萨格格。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辽东网)
[责任编辑:郑阳]

进入论坛】【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新闻热线:13080862033,23257777-8109 信箱: zhengyang@nen.com.cn QQ群:222349190(抚顺新闻互助组)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4-31885632|邮箱:hot@nen.com.cn|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沈阳网络警察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