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抚顺频道  >  抚顺记忆
采风行之水库建设篇:让高山低头 让河水让路
http://fushun.nen.com.cn  2017-03-07 18:02   东北新闻网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抚顺晚报神州北湖环湖采风行之大伙房水库建设篇: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

  有一种记忆,叫“巧干加实干,无私加奉献”;有一种精神,叫“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有一种成就,叫“高峡出平湖造福子孙万代”。

神州北湖大坝下游鸟瞰图。

  神州北湖,已走过了近一甲子。半个多世纪前的人们是以怎样的精神、怎样的干劲,创造了人间的奇迹?记忆1954,去寻找“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的建设者们。在记忆中寻找真谛,在记忆中获取启迪,对今天的北湖实现全域旅游的大目标亦或有很大的帮助。精神的特质之一在于永恒。无论昨天、今天和未来,我们都需要一种支撑、一种力量、一种启发、一种智慧。

  冬日的暖阳下,大伙房水库坝下的东洲区东洲街道新太河社区,静谧安详,马路上车辆不多,行人寥寥,道路旁的水库小区、水库大卖场、华水宾馆……这些带“水”的名字,无不诉说着这里与神州北湖千丝万缕的联系,就连这里清爽的空气中似乎都能闻到一丝丝水的清凉气息。

  新太河社区党总支书记王鹏看到记者,很热情,知道记者要采访当年大伙房水库的建设者,她笑着对记者说:“那你可来对地方了,我们这里住的大部分都是水库管理局的职工和家属。我已经联系上了几位,都在活动室内等着呢!”

  在新太河社区的活动室内,今年80岁的柴维顺、88岁的王卫东、81岁的郝振云等人都已满头华发,但是回忆起60多年前建设大伙房水库的事情来,都很兴奋,立即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1954年,大伙房水库开工建设。那时,他们正是二十多岁英姿勃发之际。在建设水库的4年里,他们的经历有苦、有累、有奉献,也有激情与梦想。

水库建设者王卫东。

  住进黄泥抹墙的“蝈蝈笼”里

  88岁的王卫东,是最早加入到大伙房水库建设的一批人中的一位。

  1952年12月,29岁的他还在西露天矿保卫科工作,接到调他到大伙房水库保卫处的调令后,他就做好了随时前去报到的准备。对于他那个时代的人来说,似乎都没有“问问题”的习惯,为什么要把他从熟悉的工作岗位上调走;大伙房水库还未开建,在哪里办公、办公条件怎么样、工资待遇如何……这些问题,王卫东都没有问,只是按着领导的要求,默默地收拾好行装,随时准备出发。

  1952年12月28日,王卫东和其他4个人一起坐着面包车,从繁华的市区一路驶出,沿着浑河前行,经过一个又一个村落,最后直接开到了黑虎山下一片白雪覆盖的田地里。车子在一道道垄沟上驶过,车身不住颠簸,让王卫东这些坐车人的心也跟着忐忑不安起来,既有对未来的迷茫,也有期待。

  车子最终在一片田地里停了下来,带队的领导告诉王卫东,不远处的浑河上即将修建一座大坝,要建当时全国第二大的水库,而现在正在进行前期的地质勘探工作,王卫东他们这些人就是来为勘探队提供保卫服务的。

当时建设的场景。

  听到这些话,王卫东的心情是激动的、火热的,因为他和大多数抚顺人一样,还对1951年刚发生的那场让沈抚两市受灾严重、连沈大铁路也被冲毁的特大洪水心有余悸。

  浑河是抚顺的“母亲河”,可在水库未建成前,它却是水患频发,为祸已久。想到自己能够参与到这场治理浑河、征服自然的伟大壮举当中,王卫东斗志昂扬。

  可是当看到今后既是他们的办公室也是宿舍的那间房子——一间黄泥抹成的、俗称“蝈蝈笼”的简易房后,就像沸水里浇了一大瓢凉水,王卫东的心刷地一下就凉了。

  听到王卫东讲起“蝈蝈笼”,80岁的柴维顺也来了谈兴,因为当年他在大伙房水库建设现场,干的就是瓦匠,专建这种“蝈蝈笼”。

  “当年工人还有家属住的都是这种简易房。”柴维顺回忆道:“那时在这边的沟里盖了好几百户简易房,住的都是修水库的,章党那边也有上千户。”接着他又详细介绍起“蝈蝈笼”的盖法,“先用木头搭好房架子,高粱秆编成帘子,往地上一立,往架子上一钉。再支口大锅,把雪化成水,和好黄泥,往帘子的两面一抹,完事了!”

  “工人住的,用炉子、火墙取暖;家属住的,就砌火炕。”柴维顺说到这儿,81岁的郝振云插话进来:“那时我们住的都是大铺,我就住在腰堡那儿,住进去时地垄沟还没平,高粱茬子还硌脚呢。南边一铺,北边一铺,中间是炉子,一个大铺住好多人,一个挨一个的。”

  住的是简易房,睡的大铺也是简易的。“焦油杆子割成一箍节儿箍节儿的作立柱,在上面多搪几个杆子,割点柳条铺上去,再把‘榻了米’(稻草垫子)往上一铺。”对自己睡了好几年的大铺,郝振云讲得兴致勃勃。

  对于当年住的“蝈蝈笼”,几位老人都有不少话要讲,话里话外看似抱怨,实则却是一种怀念、一种追忆。60多年前,20多岁的他们,青春正好,意气风发,满怀着激情与梦想,只要有一方用武之地,任何的艰苦就都轻如云烟,简陋的“蝈蝈笼”也成为他们砥砺青春、拼搏奋斗的标志。

  亲身参与国家“一五”重点项目建设的自豪,用自己的双手建起一座当时全国第二大水库的骄傲,赋予了他们战胜一切困难的动力、不惧万难的激情与勇往直前的热情,也只有这样的自豪与骄傲,才能支撑他们迸发出“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的精神力量,用4年艰苦卓绝的奋斗完成“高峡出平湖”的伟大壮举。

  抵御酷寒“三件宝”

  “酒壶、贼兜子、破棉袄”,这是水利工人抵御酷寒的“三件宝”。

  大伙房水库于1954年开工建设,1958年竣工投入使用,期间曾有过两次冬季施工。那时抚顺冬天的气温可不像现在这么“温柔”,零下三十多度是常事,零下三十六七度也不少见,再加上刺骨的强劲北风,绝对是“恶意满满”。

  当年冷到什么程度呢?“食堂本来离宿舍没多远,从食堂打饭回来,几步路的功夫,饭就已经凉透了,还得在炉子上重新热热。冷风吹得电话线嗡嗡直响,可了不得!”王卫东说:“晚上屋里结老厚的霜儿,脸盆里的水全冻成了冰,还得戴着狗皮帽子睡觉。”

当时建设的场景。

  用过炉子的人都知道,晚上用煤压住火,一晚上火都不灭,这样才能保证温度。可是,在水库工地的简易房里,却不能这么干,一是怕煤气中毒出意外,二是怕“火烧连营”,因为这些简易房一个连着一个,墙体都是木头、秸秆等易燃物搭起来的,房顶铺的全是油毡纸,真要是晚上人都睡熟了,炉子火还没熄,发生火灾就出大事了。所以,晚上时,他们从来不往炉子里压煤,任着炉子里的火熄灭,结果早上起来时屋里和屋外几乎是一个温度。

  冬季施工时,坝体周围盖有暖棚,可以保证施工顺利进行。而大家抵御酷寒就靠“酒壶、贼兜子、破棉袄”这三件宝。

  “酒壶不用说,‘贼兜子’其实就是帆布或皮制的大工具袋,工人们个个都要背一个,上班时里面装着工具、饭盒,下班时里面就装满了木头块和劈柴,比煤好烧,是取暖的好东西。因为这些都是从工地捡的边角余料,感觉‘偷偷占了公家便宜’似的,工人们就自嘲地叫它‘贼兜子’。”50多岁的张久哲虽然没有参加过大伙房水库的建设,但他父亲参加过,没少和他讲当年的事儿,加上张久哲也在大伙房水库管理局工作了多年,对这些“掌故”了如指掌。

  大棉袄也好理解,那时冬天特别冷,穿短棉袄根本不顶事,所以水库工地上,人人都要穿件大长棉袄,里面套件小棉袄,再加上棉帽子、棉手套,只有这样“全套武装”下来,才能抵御零下三十多度的酷寒。

  酷寒的天气冷却不了大家干事的热情。柴维顺虽然是在后方盖宿舍房的,却也是干劲满满。柴维顺说:“虽然挣得不太多,可我们都特有干劲,领导指哪打哪、让干啥就干啥,规定啥时完成任务就啥时完成,就是叫我们偷懒也不能偷呀!”

  这样的干劲,不是只在少数人身上才有的,而是所有水库建设者所共同拥有的。这种气冲云霄的干劲、这种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的精神来自于哪里?想来绝不是物质方面的刺激,只能是来自于内心的“内驱动”。这些水库建设者都胸怀着最质朴、最纯粹的家园意识。因为他们知道建起来的水库守护的是自己的家园,受益的是自己的亲人。他们怀着对家乡的无限热爱,怀着对祖国的无尽热忱,怀着家国天下的责任意识,投身于这场改造自然的伟大战役,自然不惧酷寒,勇往直前。

  “没有火柴棍”的施工现场

  在修建水库的过程中,攻克技术难关是比寒冷更严峻的挑战。

  60多年前,那时的新中国百废待兴,工业基础极为薄弱,更没有设计、修建大型水利工程的经验与技术积累。之所以把大伙房水库的修建列入“一五”计划当中,也是为形势所迫。

  当时辽宁是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沈阳、抚顺都是中央直辖市,是全国举足轻重的重工业基地。水患频繁的浑河严重威胁着抚顺、沈阳、辽阳等下游地区,也给新中国的发展带来威胁。所以,出于发展的迫切需要,国家才下定决心投入巨资修建大伙房水库,解决抚顺、沈阳、辽阳一带水患问题。

当时建设的场景。

  大伙房水库是我国第一座自行设计、自行施工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当时,大伙房水库的建设和建设三峡大坝一样,举国关注。那时电视还没有普及,主要的新闻渠道是广播、报纸。那时每隔一段时间,电台就要在全国范围内播报一下大伙房水库的施工情况。

  为了保证高质量地完成水库建设,大家干活不仅不怕累、不怕苦,更是干得特别认真,一切都要讲科学也必须讲科学,甚至有些要求已近乎苛刻。

  “浇筑基础时,岩面和钢筋上不能有一点脏东西,不然与水泥结合得不紧密,影响大坝的质量,我们都是先用水冲干净,再人手一块抹布,一点点地把岩面、钢筋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王卫东说:“还有一次,我的印象特别深,回填的黏土含水量不合格,上报到中央水利部,最后决定,停工,把已经填好、夯实的黄土全挖出来,重新翻晒、回填!”

  大伙房水库修的是土石坝,修筑黏土心墙时,要求作业现场不能有任何杂物。所以,当时工人们都牢牢记着,就连一根火柴棍也不能在工地上随意扔,不然就是犯错误、会受处分。

  大伙房水库管理局总工程师王在兴介绍说,在大伙房水库建设之前,我国还没有土石坝相关的施工规范。在建设大伙房水库土石坝的过程中,来自全国的水利专业技术人员边摸索边施工,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技术难关和施工难题。大伙房水库修建完成后,形成了我国第一部土石坝施工规范,之后在全国推广应用,为中国水利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而那些参与大伙房水库施工的水利技术人员之后又分散到了祖国各地,有的继续从事水利工程建设,有的进入到大学和研究所,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员成为了我国著名水利技术专家。可以说,大伙房水库是我国水利技术人才的“摇篮”。

  “义务”,理想激励下的忘我

  虽然住在“蝈蝈笼”里,虽然本职工作是保卫,但王卫东当年也没少在施工现场挥洒汗水。

  “那时候的人哪,干劲个顶个的足!”王卫东回想起当年,感慨地说:“工地上都有广播大喇叭,只要喇叭里一喊‘各大队到哪哪集合’,就算下班了,人也能立刻聚起来。”

  水库工地经常会组织义务劳动。什么义务劳动呢,为了赶进度或是有些活儿机械干不了的,就组织机关工作人员、轮休的工人去干。“我们机关里头的人下去劳动,那是和工人一样拼命呀!”王卫东笑呵呵地说:“一声号令,我们机关各科室的人就都去了。什么‘腿疼呀’、‘腰疼呀’这样的话,从没有人提过,就是真生病了,也都是挺着不说。”

  当时,王卫东在义务劳动中干得最多的活儿就是搬运。章党火车站那边通知“材料、设备又运来一批”,就到了王卫东他们义务劳动的时间了。虽然大部分物资都由小火车运输,但总有一些小部件不好运或运不过来的,就得由大伙用带车子往回推。从章党车站到黑虎山下的工地,推着带车子得走40多分钟。

  “那时,我的办公室里总挂着干活穿的衣服,大棉袄、棉帽子、棉手套,还有大皮靴子。”王卫东说:“让干活去,就把这身儿一穿,让下水就下水,让推东西就推东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决没有二话。”

  这样的义务劳动,当时负责安装、管理运输皮带的郝振云也经常参加。不过他经常干的活儿是抬土、抬沙子,两个人一组,一起抬四个大抬筐的黄土。大家排成队,边走边喊号子,“嘿呀好嘿呀好”……

  冬天时,顶着北风往回推东西,王卫东冻得手脚发冷,脸上发麻,可是他的心里是火热热的,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劲。想着工地上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想着自己在建的是一项伟大的工程,是一座不让浑河肆意泛滥、可以造福万代的工程,王卫东觉得自己的付出是有意义的,自己的奉献是有价值的。

  心中有了信念,人就拥有了超越一切的能力与动力。在追逐理想的道路上,没有不能克服的困难,也没有不能飞跃的难关,忘我而执著,专注而坚定,筑坝锁浑河,让高峡出平湖!

  他们的身上都有一种精神

  在几位老人的回忆和讲述下,一幅壮阔的画面在记者眼前徐徐展开:小火车呜呜叫着在工地上来回穿梭,一趟趟运送着各种建筑材料;一台台打夯机将2吨重的生铁块高高甩下,一下下狠狠地击打着黏土,震撼着人心;数千台机械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也无法掩盖现场成千上万人同声高喊的劳动号子,“嘿呀好嘿呀好”的号子声成为工地上最激动人心的旋律;昼夜更替,工人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轮班劳作;夜幕下,无数盏300瓦的大灯,让工地亮如白昼……

  60多年前,那时的中国百废待兴,为了治理浑河水患,来自全国的水利技术人员、水利工人共4万余人,如洪流般汇聚于浑河河畔,耗费4年时间,以无穷的智慧、科学的态度和顽强的精神,战胜了一切困难险阻,建成了坝长1367米、最大坝高49.8米的当时仅次于官厅水库的全国第二大水库——大伙房水库,创造了“高峡出平湖”的奇迹。

  敢想、敢干、巧干、实干,才有了大伙房水库的成功建设。当年,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我们的父辈们依然完成这一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壮举,凭的就是一个“敢”字,敢想、敢干,敢为天下先,敢叫高山低头,敢让河水让路;凭借的就是一个“干”字,巧干、实干,用科学攻破道道难关,众志成城,无私奉献,成就了神洲北湖的千顷碧波。

当时建设的场景。

  1958年,大伙房水库竣工,一举变水害为水利。60多年里,它历经26场洪峰流量超过1000立方米每秒的洪水的考验,始终岿然不动;半个多世纪来,它滋润了下游抚顺、沈阳、辽阳的大片沃野,灌溉面积最多时达10万公顷,昔日盐碱地如今稻花香;现如今,它更成为全省7座城市的水源地,让甘甜的清水流入千万户家庭。

  当年,柴维顺、王卫东、郝振云这些水库建设者们,在圆梦神州北湖后,又转战于辽阳、大连、铁岭等地的其他水利工程建设战场,几十年如一日地默默奉献。

  如今,年事已高的他们又回到了圆梦之地,在神州北湖旁,安详地生活着,安享青山绿水、太平盛世。

  这些平凡的水库建设者,虽然已垂垂老矣,但在他们身上总能感受到一种精神、一种力量,能让高山低头,能让河水让路。

  这种精神、这种力量,是不计得失的奉献,是不畏艰难的拼搏,是对祖国最质朴的热爱,是建设家乡最纯粹的热情。

  当年,他们以这种精神、这种力量,开山劈石、拦河筑坝,让神州北湖从他们的双手中“诞生”。

  岁月轮回,现在需要我们来建设“神州北湖”生态文化旅游区,有着先辈们开拓出来的发展资源作依托,有着60多年发展积累作支撑,当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再出发,不需要怀疑与犹豫,只需要坚定不移地前进。

  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当年,我们的父辈们能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创造“高峡出平湖”的奇迹,造福子孙万代。今天,我们就能以同样的精神、同样的力量,描绘出“神州北湖”的发展蓝图,让这里的千顷碧波成为推动抚顺振兴发展的“动力之源”!(邵可欣)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抚顺晚报)
[责任编辑:郑阳]

进入论坛】【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新闻热线:13080862033,23257777-8109 信箱: zhengyang@nen.com.cn QQ群:222349190(抚顺新闻互助组)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4-31885632|邮箱:hot@nen.com.cn|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沈阳网络警察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